<pre id="p5phb"><progress id="p5phb"></progress></pre>

    <font id="p5phb"></font><cite id="p5phb"></cite>

      <font id="p5phb"><address id="p5phb"><thead id="p5phb"></thead></address></font>

      <font id="p5phb"><noframes id="p5phb"><cite id="p5phb"></cite>

      <font id="p5phb"><listing id="p5phb"><noframes id="p5phb"><font id="p5phb"><address id="p5phb"><del id="p5phb"></del></address></font>
      <cite id="p5phb"></cite>

        <font id="p5phb"></font><font id="p5phb"></font><rp id="p5phb"><noframes id="p5phb">
        <pre id="p5phb"><noframes id="p5phb"><track id="p5phb"></track>

        500強企業合作廠家匯聚全球科技服務中國包裝產業

        在線實景看廠

        全國服務熱線:135-3789-0165

        全部服務項目

        萬利-真實發生的,頭條記錄

        熱搜關鍵詞: 透明膠盒定制 彩盒包裝設計 不干膠標貼紙

        如何使包裝生產者擔負起應有的社會責任 ?

        來源: | 發布日期:2022-07-02

        我們如何使生產者責任擴大成為現實?

        環保

        消費品論壇(CGF)可持續發展總監和某基金會塑料計劃負責人概述了各自組織在擴展生產者責任計劃方面正在進行的工作,并解釋了這些計劃在包裝循環經濟中發揮的關鍵作用。
         
        什么是EPR或生產者責任延伸計劃?

        EPR的目的是使生產者在消費者使用產品后對其負責,以確保產品使用后的適當管理。EPR 策略可以針對所有類型的產品和材料實施。

        包裝的EPR將處理廢棄包裝的部分或全部責任從地方政府轉移到該包裝的“生產者”。在大多數情況下,生產者是消費品公司和零售商,他們需要部分或全部資助包裝的收集,分類和回收成本。

        包裝的EPR計劃已經存在于世界各地,例如日本,韓國,智利以及27個歐盟成員國中的25個,并且在全球范圍內越來越突出。例如,南非、肯尼亞和越南正處于建立新的包裝EPR計劃的早期階段。

        為什么EPR是創造包裝循環經濟的關鍵政策工具?

        盡管世界各地公司和政府已經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標、創新和投資,但到2040年,海洋塑料污染將翻兩番。鑒于塑料在全球經濟和供應鏈中的系統性和嵌入性,很明顯,需要新的方法和更大的合作來創造包裝的循環經濟。

        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塑料倡議負責人桑德·德魯伊特(Sander Defruyt)表示:“為了解決包裝浪費和污染危機,我們需要一種全面的循環經濟方法。我們必須:消除我們不需要的包裝;創新,使所有包裝都是可重復使用,可回收或可堆肥的;并流通我們使用的所有包裝,使其保持在經濟和遠離環境的環境中。

        無法消除或重復使用的包裝的流通需要收集,分類和回收。但是,對于大多數包裝來說,這個過程的成本高于它賺到的錢。EPR計劃是提供專用,持續和充足資金以彌合這一差距的唯一經過驗證和可能的途徑。替代方案,包括來自公共預算或自愿捐款的資金,缺乏專注,持續和足夠的資金,因此從長遠來看不能提供解決方案。

        消費品論壇 , Ignacio Gavilan補充說:“由40家包裝商品制造商和零售商組成的消費品論壇塑料廢物行動聯盟的成員也認識到提高廢物管理和回收系統性能的重要性,以向包裝循環經濟邁進。

        EPR計劃設計良好,可以在加速這一進展方面發揮關鍵作用。在歐洲等發達市場,EPR主要用于提供提高回收率所需的資金。而在發展中市場,另一個挑戰往往是收集率低和廢物管理基礎設施不發達。

        設計良好的EPR可以成為將資金輸送到資金不足的固體廢物管理系統的重要機制。而且,與大多數公共資金來源不同,EPR基金除了廢物管理之外,沒有競爭性的資金壓力。

        EPR不是解決塑料和包裝污染危機的靈丹妙藥。我們還需要互補的政策、產業行動和創新,以實現塑料的循環經濟。

        CGF和基金會為支持包裝EPR的實施做了哪些工作?

        在過去的兩年中,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和CGF都發表了關于EPR的立場文件,強調了精心設計的EPR政策在塑料循環經濟中可以發揮的作用。雖然這些論文之間存在重要差異,但基本點是相同的。根據這兩個組織的說法,EPR計劃有可能催化系統級向循環經濟的轉變。

        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于2021年6月發表了一份聲明和立場文件,闡述了對包裝收費的強制性EPR的需求,以及為什么這是提供專用,持續和充足資金以解決回收經濟學的唯一行之有效的方法。

        該聲明呼吁在全球范圍內實施EPR,認識到如果沒有此類政策,包裝收集和回收不太可能得到有意義的擴展,并得到了全球150多個組織的認可,其中包括一些最大的消費品公司(完整列表可在網站上找到)).

        CGF于2020年發表的論文就EPR計劃的優化設計提出了建議,展示了如何最有效地實施EPR。通過本文,32家支持公司,CGF塑料廢物行動聯盟的所有成員,就EPR政策的設計為致力于實施的利益相關者提供了建設性的建議。CGF去年還發表了一篇關于生態調節的論文,強調了通過EPR費用有效激勵更好的塑料包裝設計的關鍵原則。

        現在必須部署這些全球適用的聲明,以支持在全球范圍內實施有效的 EPR 策略。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通過全球承諾(Global Commitment)及其塑料條約網絡,動員了1000多個組織,支持塑料循環經濟的共同愿景。與此同時,CGF的成員正在利用CGF精心設計的EPR原則作為與正在實施或改進EPR政策的政策制定者進行建設性對話的基礎。

        CGF的成員還直接支持印度尼西亞的包裝回收組織(PRO),這是一個自愿的EPR計劃,為致力于在該國實施有效EPR系統的當地行業參與者提供國際支持。

        EPR 策略的設計有多重要?

        EPR方案的設計和實施方式對于其有效性至關重要。設計良好的EPR系統具有最大的潛力,可以帶來強大的環境成果,為工業,政府和消費者帶來成本效益,并具有跨市場協調的潛力。也就是說,雖然有許多現有的EPR系統可以從中汲取設計和實現知識,但EPR方案必須適應其當地環境,并且沒有一個現有的系統是完美的。

        設計或實施不當的EPR計劃可能會缺乏適當的執法和問責制,缺乏透明度和監控,甚至可能抑制循環結果。因此,應仔細設計新的EPR方案,并應持續監測和完善現有方案。

        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和CGF的出版物概述了設計有效EPR方案的關鍵考慮因素。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的出版物確定了在設計EPR方案時必須考慮的幾個關鍵要素。

        兩篇CGF論文以互補的方式闡述了關鍵原則和設計參數,首先是最佳EPR策略的設計,其次是生態調節系統。這些建議是行業與參與在世界各地建立或完善EPR計劃的其他利益相關者之間進行富有成效的對話的起點。

        如果設計得當,EPR的概念不僅僅是一種籌資機制。它還可以帶來諸如提高透明度,效率和激勵上游解決方案等好處,進一步加強其對實現包裝循環經濟的貢獻。

        下一步是什么?

        在解決浪費和污染問題的過程中,消費品公司和包裝價值鏈中的其他利益相關者正在面對政策制定者制定的雄心勃勃的包裝循環目標,或者通過自愿承諾,如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與環境署合作領導的全球承諾。

        CGF和Ellen MacArthur基金會都致力于與其網絡中的組織和其他利益相關者合作,通過合作開發和改進全球EPR計劃來推進這一主題,并擴大和逐步調整所有不同的現有聲音。

        隨著聯合國環境大會最近授權談判在未來兩年內制定一項關于塑料污染的全球條約,全球解決塑料污染的政策勢頭更加強勁。有鑒于此,通過系統一級的轉變加快行動對于實現目標和響應全球政策議程至關重要。

        精心設計的EPR政策在支持這種系統級變革方面發揮著必要的作用,因為它們可以催化收集和回收系統的擴展,更好地設計產品和商業模式,以實現塑料的循環經濟。

        最新資訊